飞速小说网 > 逍遥小将军 > 第五十四章 去见花魁如何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去见花魁如何

最新网址:www.feisuwx.org
    李府。

    未来老丈人李若水在宫中处理吏部事务,而李淑月则是在忙碌他教给的印刷杂志等事。

    得知赵怀来了,李淑月高兴的回房间换衣衫去了,赵怀和宁风之两人在正厅里足足喝了半个时辰的茶,方才见到李大小姐尊容。

    此时,望着那换了一身青色长裙,风华绝代的李淑月,宁风之已经是满脸的幽怨。

    “赵怀!”看到正厅里坐着的赵怀,李淑月欣喜上前,却看到了宁风之的表情。

    “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李淑月有些羞涩道。

    “没事,他茶喝多了而已。”赵怀笑呵呵道。

    闻言,宁风之表情更加幽怨。

    “哼哼,赵家大少爷,平北大将军,您终于有空到我这里来了。”李淑月看着赵怀,忽然有些吃味道。

    赵怀一愣,不解问道:“怎么了?”

    “大少爷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你忘了当时答应我的,每七天要给我一首诗的吗?”

    “结果出征就是一个月,回来又一直忙的没见客,也不知道大少爷在忙什么。”李淑月撅起红唇,竟然有几分撒娇的味道。

    看到这般可爱的李淑月,赵怀的心不由有些融化。

    李淑月真是当之无愧的才貌双绝,她的容颜绝对是赵怀见过所有女子中最美的一个,比起红娘的娇媚,苏红玉的飒爽,李淑月身上更多的是一种温婉。

    可这种温婉里又夹杂了她那第一才女的傲气,便使得温婉中带着清冷,给人一种清高孤傲的感觉。

    也许正是这种气质,才让她与众不同。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欣赏这些的时候,因为李淑月说的诗,每七天一首,那加起来自己不是要还她四首?

    “咳咳,其实我今天……”赵怀刚想转移一下注意力,却不想李淑月已经眯起美眸盯着自己,带着危险的光芒。

    “嗯?”李淑月语调微扬的抿着唇,一副威胁的样子,让赵怀瞬间放弃了刚刚的念头。

    “好吧,拿纸笔来。”赵怀叹了口气。

    李淑月顿时笑出月牙眸子来,对下人招呼道:“笔墨伺候!”

    “四首太多了,不如我作成一首吧,总之质量上不会让你失望的。”赵怀着笔沉思了片刻,轻声道。

    李淑月心有不满,这一首怎么能和四首媲美?

    可她看到赵怀的眼神已经陷入思绪里,也就忍住没出声。

    片刻后,赵怀落笔:“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看到写下的这句诗,宁风之来了兴趣,他上前观望起来。

    没想到,自家将军竟然还有这种文采,北风,这诗莫非是在描述他们征伐北荒?

    李淑月贝齿轻咬薄唇,美眸更是情不自禁望向赵怀那落笔时的侧脸,一句诗便让北地那寒冷的天气扑面而来,他的文采依旧那么令人吃惊。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下一句,却是让李淑月一怔,这突然间的反转令她猝不及防,前一秒还是冰天雪地的景象,下一秒却仿佛有一张春天的画卷跃然纸上。

    她忽然感觉这一首换四首,真的不亏了。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衣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著。”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望着那流畅而出的一句句诗,宁风之不由感慨,他仿佛真的回到了不久前的战场。

    虽然他们入北漠时还未到冬季,那北地的风已经是极冷了。

    而李淑月则是微微攥住了粉拳,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在北地征战是一种什么感受,可现在她却明白了。

    赵怀此时写下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只是怀念在北地时作战的生活吗?

    李淑月灵动的眸子望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赵怀要表达的并非这些。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最后两句写出,让李淑月的瞳孔猛然一缩。

    送君,赵怀写这首诗,是为了送别一个人!

    山回路转不见君,难道他是在说已经死去的白袍将军吗?

    一念至此,李淑月竟泪流满面,原本她以为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人。

    自大漠之危解除以来,举国欢庆,朝堂之上人人得以加官进职,就连苏将军也被免去了抗旨的罪过,与功相抵。

    可在这欢腾的背后,那个曾经为众人所敬仰的人却消失了。

    在大梁最危险的时候,是他挽救了上京城,救回了所有被掳掠的皇亲,事后更成为了大梁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异姓王!

    可现在,人人都在称赞陛下的英明,人人都在说大梁军的英勇,可他们却忘了那个为了这个国家付出生命的人。

    就连那支追随他的白袍军,也在事后被召入京,如同透明一般。

    可今天,她再一次听到了白袍军的声音。

    赵怀,原来你也记得他吗?

    这首诗是你在向他告别吗?

    李淑月一时泣不成声,她的动静惊动了赵怀和宁风之,两人茫然的看着李淑月。

    “对不起,我……我有些失态了。”李淑月连忙捂着脸跑了出去,临走前还深深看了赵怀一眼。

    “公子,刚刚什么情况?你是不是对她有过什么?”宁风之懵逼的问道。

    他知道自家将军不是凡人,可写首诗都能把人写哭,这未免也太厉害了一些?

    “我没有啊。”赵怀也很是无辜和奇怪,

    这首诗是一首告别诗,刚刚他想起自己的种种经历,现在的他已经彻底告别了白袍将军的身份,成为了赵家的大少爷。

    所以,他就打算写诗来感慨一下,可没想到居然会对李淑月造成这么大影响!

    难道,她也是想到了白袍将军,所以才这么伤心的?

    赵怀隐约间感觉自己想到了关键,不由露出一抹觑色。

    可没办法,白袍将军这个身份终究只能藏在暗处,现在的大梁不再需要他了,就该让他留在过去。

    过了不久,李淑月才出来,此时她已经擦干了眼中的泪水,虽然眼眶还有些红润,但在她那完美容颜的光辉下,影响已经是微乎其微。

    “这首诗我拿走了。”李淑月走到桌前,捧起那副诗,如至宝一般捧在胸前。

    “对了,你今天来是有事找我吗?”不被情绪影响的李淑月,立刻恢复了清醒的头脑。

    赵怀这个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主,应该不会是想自己才来的李府。

    “呵呵,其实有些小忙想请你帮一下。”赵怀微微一笑。

    闻言,李淑月顿时露出好奇之色:“哦?你现在是陛下钦点的平北将军,还有两千白袍军在上京城里,居然还有事要我来帮?”

    “当然,这事非你不可。”赵怀点头道。

    “什么事?”李淑月歪头问道。

    “你素来被称为上京第一才女,不知道琴艺如何?”赵怀眨了眨眼。

    “琴艺?”李淑月一听,立刻露出骄傲的表情:“本小姐的琴可是从小便开始学习的,至今已十余载,不但如此,我吹箫的造诣也是极好的!”

    “额……”闻言,赵怀额头顿时冒出几道黑线,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瞟向李淑月那对红唇。

    “萧就免了,不过这琴却是可以,我想请你帮我教几个人,可以吗?”赵怀轻声道,

    “教人?”李淑月一愣,犹豫了几秒道:“虽然我没教过,但我应该能够胜任。”

    “好,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必请琴师了。”赵怀松了口气。

    “真奇怪,你堂堂赵家大少爷,居然连请琴师的银子都没有?”李淑月不解道。

    “唉,还不是银子都拿去装修了。”赵怀无奈的叹了口气。

    要在潇湘别苑下面建一层十二楼总部,这可不是小工程,本来这段时间收购店铺就耗费了很多银两,现在又要装修,所以请工匠的钱都是他爹出的。

    “装修?”李淑月一愣。

    “就是修葺。”赵怀微微一笑。

    “哦,对了,你让我教谁呢?”李淑月忽然想起了什么,出声问道。

    “春月,夏荷,秋香,冬雪。”赵怀咳嗽两声道。

    “嗯?”李淑月小脸发呆,似乎没反应过来。

    “就是潇湘别苑的四位花魁。”一旁的宁风之见状,补充道。

    赵怀的表情猛地僵硬,他转头看向宁风之,后者一副你看什么的表情,随即还耸了耸肩。

    自家将军就是勇,这种事都能与未婚妻当面商量,由此可见两人关系之亲密!

    李淑月美眸眨了眨,方才看向赵怀,眼里有种无法言由的神情。

    “那个,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赵怀暗道不妙,打算抽身离去。

    “等等,你们要去哪?”李淑月在突然自背后出声。

    “哦,公子刚刚说要去翰林院见两位大儒。”宁风之又在一旁道。

    李淑月已经迈着莲步到了赵怀身旁,幽香四溢。

    “今天无事,我便与你们一同去吧,也很久没有见过老师了。”

    “正好,带我见见那四位花魁如何?”

  读修真英格兰,请记好本站的地址:www.feisuwx.org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0][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