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小说网 > 重生后嫁给了不婚不育的双标太子 > 第十一章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

作品正文卷 第十一章这是一场单方面的殴打

最新网址:www.feisuwx.org
    昭肃帝早就不满太后已久,二人早就势同水火,只不过维持的表面上的那一层比纸张还薄的和平罢了。

    如今王尚书这件事情撞上来,可不就是千里送人头的?

    不不不,他是个明君,哪里能够随随便便要人家项上人头。

    昭肃帝如此宽慰自己几句,又等了会,这才叫身边的心腹太监全寿传这三个人进来。

    御书房外头的动静,昭肃帝一清二楚。

    如此拖延几分时间,不过是让宁王有机会好好招呼王尚书罢了。

    就这样,王尚书鼻青脸肿的面了圣。

    要不是王尚书家里那个王八犊子在府上养伤来不了,护女心切的宁王爷估计能够拿出来毕生武学,好好的教导教导一下!

    不过没有关系,在宁王看来——小王八羔子打不了,那就先揍大王八羔子。

    总归他老宁总得找回来一点场子。

    好不容易面圣,王尚书想着哭诉哭诉几句,结果昭肃帝压根就没有要搭理他的意思。

    而是一会儿拉着太子问国事,一会儿拉着宁王爷问军事。

    总之,王尚书压根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就在王尚书着急的时候,外头的一声:

    “太后驾到——”

    总算是叫他紧皱的眉头舒展。

    今日太后一到,陛下再怎么样,都不能无条件的袒护太子和宁王府!

    然而王尚书的希望很快就被昭肃帝的话给破灭了:

    “朕在商议国事,谁来都不见。”

    昭肃帝哪里不知道太后来这里要做什么,但是不好意思,他没有功夫陪太后玩文字游戏。

    再说了,就算是太后是他的生母——但是就冲太后之前多般针对他的娘子和两个儿子,在昭肃帝眼里看来,这个太后不过是个占了太后这个位置的陌生人罢了。

    其他的,压根算不上。

    负责传圣谕的全寿公公表示这件事情他熟的很,熟的很呐。

    就这样,太后在御书房外头吃了个闭门羹。

    况且昭肃帝的意思说的很清楚——若是太后执意要闯,那就有妄图染指朝纲的嫌疑。

    到时候这件事一旦捅出来,朝堂上的臣子绝对要吵翻天,怒斥太后牝鸡司晨,说不好听的,甚至连建议一杯毒酒的都有……

    就这样,连门都进不去的太后,气急败坏的出了御书房的门。

    只是好死不死的撞见了前来的皇后。

    皇后倒是不咸不淡的请了安,也不能太后说免,自己就当着太后的面进去了。

    这一幕看得太后简直就是怒火中烧!

    当真是可笑!

    她王思琦贵为一国太后,居然比不过南舒意这个小小的皇后!

    说出去简直就是让天下人耻笑!

    可是再生气也没有用。

    皇帝摆明了就是不见她。

    太后只好认下这一结果,带着人离开了。

    南舒意此次前来,正是因为收到自家儿子的消息,准备一起痛打落水狗的。

    就这样,御书房的情势简直就是一边倒,等到宁灼灼在在黄昏之中苏醒就收到了王家的赔罪。

    白银二十万两。

    以及王尚书把他那个纨绔儿子提溜到晨王府门口跪下道歉——一直跪到宁灼灼说松口才作罢。

    二十万两确实不是个小数目,但是对于有多达百万陪嫁的宁灼灼来说,却是司空见惯的。

    不过银子这东西没有人会嫌弃少,收了银子的宁灼灼一骨碌的爬起来,换套简单的衣裳,又牵了雪球满地溜达。

    一知道了第二天上午,宁灼灼才松口。

    就在尚书府的人松了一口气,准备把自家公子带离这种是非之地时,太子爷又出现了。

    身后跟着的,赫然是新上任的刑部尚书司无机。

    “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还想要跑?”

    “押去死牢关着,孤没有让他死之前,他死不了!”

    这话让本就快要晕死过去的王家嫡子,唬得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薛长曜可不管这些,直接叫人带走!

    这还是个开始呢,王家!

    除了这个大祸害的一个间接好处就是——接下来的好一段时间里,没有哪家权贵子弟敢乱来。

    想要乱来?

    呵呵,想想王家那个残废的下场。

    尚且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引起来了这么大连锁反应的宁灼灼,正在跟蹲在墙头上的某位爷,大眼瞪小眼来着。

    嗯,大白天的蹲在晨王府的围墙上——还是内院女眷的围墙偷听。

    是这位百姓人人称赞的太子爷干得出来的事情?

    对了,还真的是。

    索性之前打了一顿薛怀章以后,薛怀章再也不来海棠苑的这个举动,当真是高兴死了宁灼灼。

    不然她深怕见多了这个畜生,会忍不住给他一鞭子叫他去见阎王!

    只是她真的没有想过,她这个小院子里,会迎来太子爷这尊大佛!

    薛长曜见宁灼灼不说话,装作来讨好处的:

    “听说灼灼皇妹得了几十万银子,你皇兄我好歹出了力,不请皇兄吃顿饭谢谢皇兄?”

    听到这里,宁灼灼心里简直万马奔腾。

    大哥,我的亲大哥!

    你那个太子府的膳房的手艺,谁都馋一口好吧!

    您这整的跟饿死鬼似的来她这里混顿饭,要做甚?

    一时间,宁灼灼感觉太子爷会不会受到了什么刺激。

    不然也不会特意爬墙过来,就为了要一顿饭。

    不过重点压根不是这一顿饭好不好!

    要是让盛京城所有人知道薛长曜这个堂堂的太子爷做出来爬墙这种有辱斯文的事情——

    算了,宁灼灼不想往下想去。

    不过这人来都来了,她不能直接把人轰出去吧?

    折服在太子爷的厚脸皮上,宁灼灼交代扶月下去准备膳食——如今的海棠苑里头都是她的人,她压根就不担心会有人传出去什么风言风语。

    扶月这才从错愕之中回过神,一溜烟的去了后头准备膳食。

    在宁灼灼的注视下,薛长曜大步走过来,正要同她说几句话,结果被一雪白的东西给扑了——

    薛长曜压根就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雪球直接扑倒在了地上!

    不过还好,雪球没有要伤人的意思,它只是想要和薛长曜友好的打个招呼。

    哪里知道对方一点准备都没有——

    嗷呜,吓死本狼了。

    看着狼狈的太子爷,宁灼灼简直没脸看。

    正叫了雪球过来,薛长曜可怜巴巴的声音响起:

    “灼灼,拉一把皇兄可好?”

    宁灼灼:你是缺胳膊少腿了吗?我亲爱的太子皇兄?

  读修真英格兰,请记好本站的地址:www.feisuwx.org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0][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