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小说网 > 四合院不甘心的许大茂 > 第308章:难道是剧情开始了吗?

正文卷 第308章:难道是剧情开始了吗?

最新网址:www.feisuwx.org
    许大茂陪着文丽一直待到下班,然后又把她送到家门口才离开。

    在这里过夜?今天可不行、应该说最近都不行。

    自己休息这两天,时间上可是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不但要全部照顾到,还要照顾好了,绝对不允许浪费的。

    和文丽分开以后,许大茂在街上找了个地方,简单的对付了一下晚饭。

    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才往梁拉睇家的方向骑去。

    今天晚上注定不是平静的一晚,一场事关荣誉之间的较量正要逐渐展开。

    先让你进攻三百招,带我喝完这点酒,便亲自出手擒拿于你,用你的鲜血祭旗。

    第二天快到中午的时候,许大茂在四合院的家里面醒来。

    把自己洗漱干净以后,打开房门院子里面一大妈正在带着槐花玩呢。

    秦京茹也带着小当和小丫,三个孩子一起在院子里面疯跑。

    不时传来她们的笑声,不用看就知道玩的很开心。

    小孩子是真好呀,只要我不饿,什么地方都是天堂。

    可惜自己是再也回不去了。

    还没等许大茂感慨完呢,就听见秦京茹的喊声传了过来。

    ”大茂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

    ”今天凌晨的时候刚到家,这不刚睡醒吗。“

    这时候一大妈带着三小只也过来了,三个孩子为了抢着抓他的裤腿还差一点打起来。

    和一大妈打完招呼,许大茂蹲下逗几个孩子。

    一大妈笑着说:”大茂这孩子缘真是没说的,这几个孩子就属跟你最亲。“

    陪她们几个玩了一会,许大茂转身来到后院。

    老太太家门口她正在晒着太阳呢,真不知道为什么上了年纪的人都喜欢晒太阳。

    帮老太太把了下脉,顺手拿出银针给扎上去了。

    许大茂陪着她聊着天,讲述着自己这趟鞍钢的所见所闻。

    一直等到行针的时间到了把针起掉,老太太都笑眯眯的看着他。

    全程没有问为什么给自己扎针,这是她对许大茂的相信。

    许大茂也没有解释,年纪大了大毛病没有,免疫力的下降不是人力可为的。

    他也只能做到把这个时间最大限度的延长,和减少老年病的折磨而已。

    中午秦京茹做饭,他在这里陪老太太吃了顿饭,就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了。

    槐花被一大妈带走午休去了,只剩下小当和小丫缠着许大茂。

    她们毕竟是小孩子,没多少时间这两个孩子也开始犯困了。

    秦京茹带着她们回去睡觉了,许大茂也从新躺倒了床上看书。

    躺在床上的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接近下班了。

    朦胧的看了看空荡荡的房间,在摸摸空无一人的床沿,心里莫名的发酸。

    使劲揉了下自己脸,使得自己快速清醒过来。

    洗了把脸以后彻底清醒了,听着外面杂乱的声音。

    许大茂来到外屋的桌子旁,从系统商店买了点酒菜放好。

    自己一个人看着书拿着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但是他的心神已经不知道放空到什么地方去了,整个人显得有点机械化。

    就在院里面的声音越来越乱的时候,他的屋门被猛烈的推开了。

    看着一脸激动走进来的秦淮如,许大茂的嘴角只抽抽。

    这娘们不敲门的习惯看来是改不掉了,但是看着她欣喜的脸庞也不好意思怪她。

    “大茂,我刚听说你回来了,累不累?你晚上想吃点什么?我没事就去做。”

    许大茂:“秦姐,不用那么麻烦了,我一点都不饿和掉小酒对付一下就好了。”

    “秦姐你抓紧去忙吧,晚上我们稍微喝一点,我还没吃过被酒泡过的你呢。”

    秦淮如风情万种的看了他一眼,猛地一转身差点没把衣服撞爆。

    看着这起伏不平的曲线显示在抓紧的眼前,许大茂的精神彻底回来了。

    听着院里越来越大的杂乱声,他端起来酒杯蒙的灌了自己一杯。

    嘴角带着不明的笑意,让自己的目光重新放到书本上面。

    没过多久下班的人马就到家了,刘丰听说他回来了,专门过来看看。

    许大茂让他坐下陪自己和两杯,两个人边和边聊。

    从刘丰这里也知道了许多阿姨不清楚的事情,比如阎解成现在的情况。

    他为了顺利的结婚,上下班没有人陪着就绝不一个人上路。

    三大妈也非常的配合,阎解成做不上伴的话,她就会负责接送。

    当然这一切都不是免费的,具体多少钱外人就不知道了。

    还有就是三大爷,阎解成虽然还没有拿到结婚证。

    但是他已经已经开始联系厨子了,还选择了现在无人问津但是不要钱的傻柱。

    具小道消息说,两个人现在已经谈好了。

    傻柱根据三大爷的要求,把需要物品的单子都开好了。

    还有一点就是刘海中家里面,他现在打刘光天哥俩越发的勤快了。

    刘光天手里现在也有几个钱,一但刘海中的脾气不在家,他就带着弟弟出去吃饭。

    刘海中不睡觉的情况下绝对不回家,一大爷也管过一次,但是没有什么效果。

    许大茂站在自家屋门口,看着刘丰摇摇晃晃的回家去了。

    看着现在有点空荡的院子,他关上门回家去了。

    刘海中的事他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傻柱竟然想跳出来,这就有意思了。

    上次老婆和雨水他们刚走没多少时间,傻柱就开始早街道办那边搞一些小动作。

    想要把房子给拿回去,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实施。

    就被自己的直接上榜给打碎了,傻柱这些小动作许大茂可以原谅他。

    就当看在为了自己几句话,就远走他乡的小雨水做个念想吧。

    就是不知道她们现在是不是和信中说的一样呢,不过还真的很想她们呢!

    傻柱爱跳就让他跳,跳不对地方的话,要按死他也简单得很。

    许大茂带着对南方家人的念想,还有一点点的酒意,半夜来到了西欧大陆。

    事实证明不管是人是马,喝完酒以后都会陷入一点点的疯狂。

    念想和酒意化作动力,一路上攀过高山,爬过雪地,越过河流。

    历经千辛万苦才来到了这个梦里的最终之地。

    第二天许大茂开始和往常一样上班,名人效应的原因。

    他快到厂门的时候,后面的这一路上的招呼就没怎么停过。

    首先来到督查办,把阿姨提前整理好的资料拿好。

    一路往办公楼这边走了过来,俗话说的好,人不为己、天知地灭。

    许大茂今天打算往前迈一小步,试试这路上的深浅。

    首先来到杨厂长的办公室,许大茂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和他打完招呼就算是,通知他自己忙完了,今天已经正式上班了。

    随后离开了这里,许大茂对这位杨厂长现在一点好感都没有。

    原因周晓白都已经告诉他了,周首亲自和杨厂长打过招呼,但是他一点动作都没有。

    虽然你表示不表示,都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但是人家压根就没把自己家的事当盘菜,这就让人难受了。

    随后许大茂来到李副厂长的办公室,和在杨厂长那边完全不同的态度。

    一切和往常一样,把资料递给他以后,自己就开始招呼自己。

    李副厂长:“大茂,你交给我的这份资料的意思是?”

    许大茂:“李厂长,最近下面的人老反应人手不够,许多地方都做不到位。”

    “我这不是来请您批示一下,看能不能让我们督查办扩充下队伍。”

    李副厂长:“这是你没有去问杨厂长吗?”

    许大茂:”您一直都是我们的直线领导?我不请示您去请示那个呀。“

    李副厂长很满意许大茂的话,自己往常的一些小恩小惠还是起到了作用。

    许大茂下意识的把督查办算在自己手下了,要不然这位大神他还真不好安排。

    投桃报李吗,许大茂这么主动李副厂长是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

    征求了督查办对扩充人数的要求,他这边表示会尽量满足的,最后能争取到多少还要看情况。

    从办公楼出来回到督查办,他抱过小桃子就让阿姨开始筹算,新添人员以后的分配和物资。

    那这些全部提前规划出来,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阿姨这边忙碌的时候,许大茂的房间里时不时的传来小桃子的笑声。

    父女两个玩的正高兴呢,保卫科的同志告诉他,大门口有一个起自行车的孩子找他。

    孩子?

    许大茂有点疑惑着抱着女儿来到了大门口,原来是好久不见的袁军。

    ”大茂哥,我想死你了。“

    ”千万别,我性别男、爱好女,对任何小孩子都没有感觉。“

    袁军......。

    ”呵呵~大茂哥真是幽默呀,这样搞笑的话你都想的起来。“

    许大茂:”我说你小子这大半年好像就没露头吧,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了?“

    ”我不是刚到那边,许多情况都不熟悉吗,这不摸清以后我没事就过来了。“

    许大茂带着袁军来到督查办,阿姨帮他们倒上茶以后。

    接到许大茂的一个眼神提示,然后带着小桃子出去了。

    再也没开口问过袁军什么,俗话说的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半年都不露头,这次更是一个人来找自己,呵呵。

    最好的办法就是被给对方开口的机会,所以茶水都和两边了,袁军始终没有一丝开口的机会。

    这让袁军开始有点做不住了,他开始尝试打断许大茂的话。

    将他往自己需要的话题引,无奈级别差的太多。

    实了好几次都没有挽救回来,这时候阿姨敲门进来了。

    ”许主任,刚杨厂长派人过来通知您,让您马上过去一趟。“

    许大茂:”对不住呀袁军,我要稍微离开一下,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你好不容易来我这里一趟,中午我们一定好好吃顿饭。“

    ”林副主任,你帮我招呼一下袁军。“

    说完之后拍了拍袁军的肩膀,没等他说话就出去了,一副很着急的样子。

    阿姨上前帮他续了杯水,连茶叶都没有帮他换。

    然后就到一旁逗小桃子了,袁军看着已经没有颜色的茶水。

    就有点坐不住了,这种情况他在自己家里面见到的太多了。

    没想到今天竟然落在了自己的头上,心中一阵苦笑的同时又有点恼火。

    可谁叫自己嘴笨没有说出来呢,话说许大茂不会是看出自己的意图,才一直的说个不停吧?

    想到这里袁军就坐不住了,和阿姨打个招呼就直接离开了。

    许大茂在另一个房间里面看着离开的袁军,这才慢悠悠的会到自己的办公室。

    阿姨:”我看着孩子一定有事找你帮忙,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许大茂:”他们这样的家庭能有什么事,是我这个小老百姓弄帮得上忙的。“

    ”无非就是歌词歌曲之类的,但是我现在为什么要帮助他呢?真是好笑。“

    阿姨是知道情况的当下就说:”那你不是还给周晓白两首半吗?“

    许大茂:”那能一样吗?我教周晓白多长时间,教他多少时间?“

    ”人家周首第一年就帮我办理了,全国的持枪证还有最好的手枪。“

    ”当初我家最尴尬的时候,人家还专门给杨厂长打电话,虽然杨厂长没有办。“

    ”但是我们要记得人家的恩情,虽然后来交易的成分居多,“

    ”但那也是我愿意的,我当时一点名头都没有,想要快速取得名声,总要有人托我一下吧。“

    ”至于袁军这个小子,我教他们也不指望着他们能报答我。“

    ”但是最起码的东西总要有吧,就过年的时候来看过我两次,东西还是人家周晓白出的。“

    ”这一搬家半年见不到人影,现在看到周晓白那边的效果不错,就想临时抱佛脚。“

    ”我又不是他爹凭什么惯着他,所以不给他开口的机会是最好的。“

    阿姨:”不过这个袁军来的真是时候呀,你今天刚上班他就过来了,一定是办公楼里面的人。“

    ”不过你就不怕这个袁军出去乱说吗?那样的话那就麻烦了。“

    许大茂:”他去什么地方乱说?说出来谁信呀,就算有人质疑我们会承认吗?“

    ”你放心吧,他们这样家庭出来的孩子,最懂这一套了,不会给自家招惹对手的。“

    阿姨:”老爷~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

    许大茂一听她这样说,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果不其然她后面的话跟着就来了。

    “老爷要不你想法把周晓白娶回来吧,我看那个小姑娘对你也有点意思。”

    许大茂:“阿姨,小桃子现在断奶成功了吗?”

    “再有十天半月就差不多了吧,你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许大茂非常可惜的样子说:“那真是太不巧了,要不然办公桌底下的卫生也该打扫一下了。”

    阿姨一下子就明白他的意思了,以前自己说错话的时候,也是经常受到这样的惩罚。

    她啐了一口,红着脸拉着小桃子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不过她还是感觉周晓白嫁给许大茂,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比较合适。

    剩下时间风平浪静,一直到下班的广播响起什么事情都没有。

    许大茂也骑上自行车回到了四合院。

    先把自己洗漱干净,换一身舒服的衣服。

    把从系统商店买的小酒小菜摆好,看着书自斟自饮起来。

    至于饭菜昨晚已经告诉秦家姐妹,晚饭不需要帮自己做,无论自己在不在家。

    自己看书、吃肉、喝酒享受那种微醺的感觉不好吗。

    许大茂想法是美好的,但是无奈总有人老搅局。

    今天是一大爷,只见他笑咪咪的带着酒菜就过来了。

    两个人刚开始喝酒,三大爷拿着瓶酒也过来了。

    “哈哈~老易你也在大茂这里呀,那刚好我这里有瓶好酒,我们一起尝一尝。”

    三大爷一点也不客气也不用让,坐下就跟自己家一样。

    先连续吃了几筷子肉,这才停下来劝酒,几个人喝了一圈。

    三大爷才开口说:“大茂呀~今天解成去扯证了,虽然那个混小子说话不着边际,也得罪过你好几次,但是后天他大喜的日子,还希望你能来喝杯喜酒。”

    “你现在是咱们院最出息的人物,你要是不到场.........。“

    ”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就算三大爷求你了,你给我个面子好吗?”

    许大茂把筷子往桌子放,冷眼看着三大爷好久。

    才说:“三大爷凭良心说,我对阎解成还可以吧,扛着雷把他从锅炉房捞出来。”

    “我是喝他一口水了呢?还是听到他和我说谢谢了呢?”

    “这些我都不在意,毕竟一个院子的邻居是吧。”

    “但是后面他是如何对我的呢?带头在院子里面传播谣言,对我两三岁的孩子冷嘲热讽。”

    “后来更是想把我直接按死到地上,别说我帮过他,就算一般邻居有他这样的吗?”

    “将心比心,我不去找他的麻烦着已经是看在您老的面子上了。”

    “婚礼的酒席就不要安排我的位置了,安排了我也不会去的。”

    “不过我当初结婚是您老出的礼金,这个我会让人给我带过去的,我不会亏欠这个的。”

    三大爷被许大茂一连串的话说的无言以对,狠狠的喝了两杯酒。

    “哎~教书育人一辈子,没想到自己家出了个这个玩意,大茂是我对不起你呀。”

    一大爷在旁边那边都不想劝,只好自己也闷头喝了两杯。

    他今天本来是问问许大茂,自己家现在也忙过来了。

    看看还能不能再要一个孩子,万一后面是个儿子呢,现在全给阎老三搅和了。

    许大茂才理会他的卖惨呢,这种道德绑架什么的离自己远远的就好。

    酒桌上三个人全在闷头喝酒,这时候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前院传来非常杂乱的声音,他们三个瞬间都停下了酒杯,这个时候有这个动静一定是有事了。

    三大爷第一个跑了出去,他家的阎解成去扯证还没回来,别是有什么问题吧。

    一大爷也想到了说:“别是阎解成又挨打了吧,今天扯证可没人和他一起。”

    本来许大茂不打算去的,但是听一大爷这样一说。

    马上就有兴趣了,要是这种喜乐见闻的事情,他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等两个人来到前院以后,三大爷家只剩下阎解睇了。

    周围围着全都是人,七嘴八舌的问着一些问题。

    小姑娘也吓坏了一声都不敢吭,眼睛里面还含着泪水。

    一大爷马上制止了他们。

    “干什么呢,这么多人乱七八杂的能问出个什么来,看把孩子吓的。”

    说完他拉着阎解睇往房间里面走了,刘海中跟在后面也进去了。

    许大茂跟着刘丰来到了一边。原来刚才是警察来找三大爷一家的。

    阎解成还真的又被人打了,这次的伤势比较厉害。

    被人发现以后直接报警送到医院去了,具体怎么个厉害法。

    刘丰他就不知道了,不过估计阎解成的情况很不好。

    要不然三大妈不会跟着去,把阎解睇自己仍到家里面。

    这时候刘海中和一大爷从房间出来,刚想和许大茂把情况说一下,就他被直接打断了。

    “一大爷要是阎解成的事情,您就不用和我说了,我不想知道也不会管的。”

    说完许大茂就往中院走去,临走的时候还听到刘海中在大放厥词。

    “阎老三舍不得自己打孩子,这下好了三天两头被别人打。”

    “要我说小孩子就要使劲揍,要不然他们怎么会知道对错呢。”

    一大爷:“你少说两句吧,医院你去不去,去就赶紧回家准备一下。”

    对于许大茂的离开和袖手旁观,院子里到是没人说什么。

    因为大家都知道事情是个什么情况,用许大茂的话来说。

    没有给他小鞋穿,这已经很照顾街坊邻居的面子了。

    刘丰当然要跟着去了,因为晚点许大茂还要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呢。

    这时候大家也就慢慢的散了,阎解睇也被一大妈暂时带到自己家里面了。

    许大茂回到家里面,把他们用过的筷子和酒具全都仍了。

    酒菜也换过了,继续他那慢的要死的节奏。

    不过今天看到这个情况,西欧大陆是去不成了。

    谁知道半夜的时候会不会有人找自己呢,还是安稳一点的好。

    

  读修真英格兰,请记好本站的地址:www.feisuwx.org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0][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