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速小说网 > 偷香高手 > 第2510章 龙女归心

正文 第2510章 龙女归心

最新网址:www.feisuwx.org
    “不过我怎么听也觉得阿里不哥的死始作俑者应该是忽必烈才对。”宋青书想来想去,阿里不哥死了最大的获利者便是忽必烈。

    原本忽必烈和阿里不哥相争,双方实力不相上下,忽必烈手下人才多一些,但因为蒙古幼子守产的规矩,阿里不哥麾下的军队是蒙古最精锐的中坚力量,所以双方争斗这么多年,一直没分出胜负。

    谁知道这次在高丽阿里不哥突然死了,那胜利的天平一下子就往忽必烈身上倾斜了啊。

    不过宋青书最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之前他以水月大宗的身份刺杀铁木真,成功引得蒙古东征,很大原因是忽必烈和阿里不哥为争夺汗位,都想先替铁木真报仇占得先机。

    可如今阿里不哥死了,汗位已经是忽必烈囊中之物,他还会去东征东瀛国么?

    “嗯,傅氏姐妹曾说过,奕剑阁的人根本没去刺杀阿里不哥,可惜没人听他们解释,愤怒的蒙古人见人就杀。”饶是小龙女性子古井不波,回忆起当初蒙古武士的残暴,还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我们得想办法离开这荒岛,到高丽去方才能帮上门。”宋青书起身道,“之前你被风暴带来,船还在不在。”

    见小龙女微微摇头,他忍不住吐槽:“高丽人造船技术还真是水啊。”

    自己之前坐高丽走私船被风暴几下子就弄解体了,小龙女坐的高丽船也扛不住风暴,不是水货又是啥。

    “那我去看看岛上有没有可以做木筏的材料。”宋青书心急如焚,这次为了对付蒙古军队,他谋划了这么久,不想因为这点意外功亏一篑。

    “可你的伤?”小龙女急忙问道。

    宋青书笑了笑:“放心吧没事,之前只是和海浪搏斗有些乏力了而已,你要是担心我,不如扶我一下?”说着便张开了手臂,笑着望着她。

    小龙女犹豫了一下,还是低头钻进了他的臂弯,让他的手绕在自己肩上,将他扶了起来。

    宋青书没料到她竟然会这般听话,不由得喜出望外,看着她近在迟尺的绝美脸蛋儿,皮肤当真是吹弹可破,一时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一口。

    小龙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正要说什么,忽然哎呦一声,捂住胸口蹲到了地上。

    “怎么,情花毒又犯了?”宋青书马上反应过来,急忙搭着手查看她的脉息,正所谓久病自成医,这些年他各种受伤中毒,如今他在这方面也勉强算个名医了。

    “嗯~”小龙女点了点头。

    宋青书脸上却露出一丝笑容:“虽然这不是什么好事,但我现在真的有点开心。”

    小龙女一愣,不解地问道:“为什么会开心?”

    宋青书执着她的双手,温柔地看着她的眼睛:“因为中了情花毒,只有想起心上人的时候才会发作毒性,你今天见到我之后,连续痛了几次,证明我就是你的心上人,我又如何能不高兴。”

    小龙女脸色微红,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说实话我一开始也分不太清我自己的心,直到中了情花毒过后,一开始的时候想起过儿心口也会痛,但每次想起你的时候心会痛得更厉害,在高丽这几个月的日子里,渐渐地想起过儿时也不那么痛了,反倒是想起你时越来越痛,我就知道我恐怕已经离不开你了,本来寻思着早点回去江南找你,但高丽这边又出了变故,我又不好离她们而去,所以一直拖到了现在。”

    宋青书喜出望外,激动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龙儿,我再也不让你离开我了。”

    “疼~”小龙女委屈地说道。

    宋青书手忙脚乱将她放开:“对不起,在给你找到解药之前,我一定尽量不让你动情。”

    小龙女嗯了一声,嫣然一笑,真如异花初胎,美玉生晕,明艳无伦,饶是宋青书见惯美女,此时也不禁看呆了眼。

    接下来宋青书和她在岛上逛了起来,其实之前小龙女已经将岛逛过,对岛上的地貌已经颇为熟悉了,她就当起了向导,带他熟悉岛上的环境。

    一路上两人聊天,互相述说着分别后发生的事情,旅程倒显得一点都不枯燥。

    很快找到一片树林,虽然手里没工具,但是宋青书如今的剑气却比任何神兵利器还要锋利,很快便砍下一些树木用来做木筏。

    小龙女则在一旁用树皮编制成绳子,两人相互合作各分其职,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倒像男耕女织一样。

    对于小龙女来说,她甚至觉得两个人在这孤岛上生活也不错,整个世界就只有他们两人。

    只不过宋青书肩上的责任太重,他却没法悠闲地留在岛上,加班加点将木筏做出来,两人一同出海,结果出海没多久,一个大浪打来,木筏就全散架了,两个人也掉入了海里。

    宋青书急忙抱着小龙女游回了岸边,看着那些木头随波逐流四散到不知道哪儿去了,他不禁苦笑不已:“之前还比试高丽人的造船技术呢,没想到我造个木筏质量都这么差。”小龙女反而安慰他:“我们有了经验,多试几次肯定能做好的。”

    宋青书嗯了一声,有些乏力地躺在沙滩之上,望着天空,看着附近的悬崖峭壁,忽然一抹淡黄色落入他眼中,他先是一愣,继而狂喜:“龙儿,你看那是什么?”

    “啊?”小龙女不明所以。

    宋青书也来不及解释:“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接着他足尖一点,整个人犹如飞鸟一般,几个起落便攀上了悬崖,将山崖上的一株黄色小花摘了下来,然后回到了小龙女身边。

    “这是?”小龙女有些不解地问道。

    宋青书哈哈一笑:“这就是断肠草啊,你身上的毒有救了。”

    当初被金波旬花弄怕了,事后他特意去了解过自己记忆中的各种毒药,像情花毒这种肯定是重中之重,毕竟他对自己的尿性还是相当有数的,他那花花肠子真中了情花毒,肯定会被折腾得够呛,所以实地还去看了一下断肠草的长相,同时向欧阳锋请教了它的药性和用法。

    这些天眼睁睁看着小龙女毒发的频率越来越频繁,想来是因为见到自己的缘故,宋青书内疚之余,也想尽快带她离开这里寻找解药,只是没想到岛上竟然这么巧就有断肠草的存在,只因长在悬崖峭壁之上,所以之前查探整个岛的时候没有发现。

    “现在想起来,这次木筏散了倒是因祸得福。”宋青书一脸兴奋。

    小龙女脸上也露出了浅浅的笑意,以后再也不用担心动情就毒发了。

    “这断肠草本身也是剧毒,所以用起来也要小心……”宋青书一脸郑重,将用法用量一一和她讲解完,还是不放心,亲自给她调配好分量,然后伸手点了她“少海”、“通里”、“神门”、“少冲”四个穴道,护住她的心脉,方才让她服下。

    刚一入口,小龙女便秀眉紧蹙,但觉这断肠草奇臭无比,而其味苦极,远胜黄莲,不过她心中信赖宋青书,知道他绝不会骗自己,还是忍着强咽了下去。

    隔了一会儿,她只觉得腹中猛地一动,跟着便大痛起来,这痛楚就如千万枚钢针同时在腹中扎刺,又如肚肠寸寸断绝,“断肠”二字,实非虚言。

    不过他不惊反喜,因为这和宋青书之前跟她提过的反应并无二致,便咬牙苦忍,约莫过了一盏茶时分,疼痛更遍及全身,四肢百骸,尽受茶毒。

    幸好有宋青书在一旁用强大的内力护住她的要害经脉,方才没有被断肠草之毒所害,这番疼痛足足持续了小半个时辰,她才觉痛楚又渐渐回归肚腹。

    宋青书此时真气游走她全身,如今他的真气和他的手一般无二,能清楚地感觉到她体内的变化,这大半个时辰,他已经察觉到了情花毒生效的原理,换句话说,他已经通过断肠草的以毒攻毒,试出了对方体内情花毒的所在。

    其实情花毒已经遍布她五脏六腑,连一些经脉都纠缠着,换作其他人,哪怕知道了也没什么办法,但宋青书何等修为,马上运起磅礴浩瀚的真气,将她体内的情花毒一点一点地聚集到一起,最后一鼓作气,合着断肠草之毒一起逼了出来。

    小龙女哇的一声,连吐出几大口血来,每口血都殷红灿烂,比寻常人血鲜艳得多。

    宋青书面露喜色:“行了,你身上的情花毒已经彻底解了。”

    小龙女忍不住伸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细汗:“这几个时辰,你真气大耗替我逼毒,辛苦你了。”

    宋青书一愣,这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原来刚刚自己潜心逼毒,竟然没意识到过了这么久时间:“只要能将你的毒彻底逼出来,这点辛苦算什么。”

    原本断肠草解情花毒,需要连服一个月左右,才能彻底根除体内情花毒,但悬崖上虽然还有几株断肠草,但肯定不够一个月的分量,另外就算够,按照欧阳锋当初的说法,以毒攻毒还是会给身体造成隐患,宋青书自然不想小龙女有任何危险,所以以夸张的内力硬生生将她的情花毒一次给逼了出来。

    天气暗淡,海边的风渐渐地大了起来,他忽然注意到小龙女的身子有些微微颤抖,急忙说道:“看我这记性,之前我们都在水里泡过,你浑身都湿透了,我却只顾着给你祛毒,这段时间你一定冷坏了吧。”

    小龙女摇了摇头:“刚刚你的内力在我身体里暖洋洋的一点都不能,反倒是现在有些冷了。”

    宋青书之前不注意,现在才发现她浑身衣衫被水打湿,湿漉漉的衣裙贴身地包裹在娇躯之上,已经成了半透明状,愈发显得整个人玲珑有致,婀娜纤袅。

    没想到龙儿身材竟然这么好……

    小龙女见他呆呆地看着自己,低头一看,呀了一声,满面羞红,平日里古井不波的芳心此时却狂跳得厉害:“宋大哥,你可不可以转过身去。”

    宋青书老脸一热,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挡住了眼前的风光,刚才他真气全力运转,体内的热气早已将衣服蒸干。“现在天色已晚,先回山洞吧。”

    因为小龙女刚逼出了毒身体还有些虚弱,宋青书直接抄着她的腿弯抱她回了山洞之中。

    很快生火起来替她烤衣服,因为之前也是落难到这个荒岛上的,小龙女也没有换的衣裳,只能用一个架子将两人隔开,将衣裙晾在上面挡住互相的视线。

    两人都没有说话,山洞中的空气里似乎弥漫着一种暧-昧的氛围,安静得只剩下柴火燃烧的噼啪声。

    隔了一会儿,小龙女开口道:“宋大哥,高丽这边很冷,现在外面都开始下雪了,你把衣服给了我,你怎么办?”

    此时的她的衣服在衣架上烤着,身上虽然裹着宋青书的外套,但两条修长匀称的大腿完全露了出来,上面的肌肤雪白细腻,简直比最上好的羊脂白玉还要细腻动人。

    宋青书笑着说道:“放心吧,我内力深厚,扛得住。”

    “可篝火也在我这边,你把所有好的都给了我,”小龙女咬了咬嘴唇,“要不你过来烤一下火吧,至少暖和些。”

    宋青书一愣:“这样方便么?”话一出口他便恨不得扇自己一耳光,之前还总结自己每次面对小龙女太不主动了呢,结果机会摆在面前,却要装什么君子。

    对面陷入了沉默,良久后才说道:“你可以背对着我就行。”

    宋青书心中大喜,再也不废话了,直接小跑过去。

    “宋大哥,你答应了背对着我的……”小龙女静静裹着外套,一双腿却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宋青书呼吸顿时急促了几分,缓缓来到她身边坐下,温柔地握住了她的手:“龙儿,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

    小龙女点了点头,红着脸嗯了一声。

    宋青书伸手勾起她光洁如玉的下巴,缓缓地吻了过去,小龙女睫毛轻颤,眼神瞬间慌乱起来,不过过了一会儿,她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得到佳人默认,宋青书不由得心花怒放,热情地吻了上去,小龙女轻轻地搂住他,只可惜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能被动地任由其索取。

    良久过后,看着眼前绝色少女如星空一般璀璨迷人的眼神,宋青书有些心虚,急忙说道:“这些是你祖师婆婆教我的。”

    “啊?你和祖师婆婆……”小龙女花容微变。

    宋青书这才意识到话中的歧义,急忙解释道:“不是那个意思,是因为她和王重阳前辈的遗憾,担心我们重蹈覆辙,上次还教训我让我对你主动一些……”接着将上次在林家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

    小龙女这才露出一丝浅浅的笑容:“其实你没必要拿祖师婆婆当挡箭牌,这几个月中了情花毒,我早已认清了我对你的心意,所以就算你真要对我做什么,我……我也不会拒绝的……”

    一个美若天仙的娇柔少女在你怀中深情款款地述说着心意,比世上最厉害的春-药还要厉害,宋青书哪里还忍得住,一把将少女搂入怀中,呼吸急促地重新吻了上去。

    嘤咛一声,小龙女抱住了身上的情郎,多[ fo]日的思念也被他彻底引燃,温柔似水地回应着他。

    她顺势躺在了一旁的稻草堆中,感受着身上男人的重量,羞涩之余,情欲暗生,浑身变得娇柔欲融。

    宋青书察觉到她浑身骨骼仿佛熔化了一般,整个人软绵绵的比皇宫里最名贵的垫子还要柔软细腻,哪里还忍得住,彻底压了上去,与她完全融为了一体。

    “龙儿,你是我心中最美好的梦,不,你是很多人的梦,只不过我才是那唯一的幸运儿……”

    小龙女泪光盈盈,刚刚经历的阵痛却被对方深情款款的情话给化解,一双美丽的星眸深情地望着自己的男人,嘴里剩下最甜腻娇柔的呢喃:“宋郎……”

    ……

    一夜无话,也根本不需要任何话语,换作任何的男人,都不会将时间浪费在说话上面,只剩下最原始的本能,情与欲、灵与肉的彻底交融。

    ……

    第二天早上,小龙女正软绵绵依偎在宋青书怀中,两人互诉着衷肠,忽然远处传来一个女声:“咦,姐姐,那边有个山洞,我们过去看看龙姑娘在不在那里吧。”

    “嗯,我们再沿途喊一下吧。龙姑娘,龙姑娘你在么?”另一个好听的女声也响了起来。

    听到这个声音,小龙女瞬间坐直了身体,娇美无限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语气破天荒地有些慌乱:“哎呀,是傅氏姐妹她们,我们快穿好衣服。”

    “傅君婥傅君瑜?”宋青书也听出来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能和她们重逢了,原本被打扰的怒意也瞬间消散不见,

    两人刚穿好衣服没多久,两个俏丽的身影便闯进了山洞:“龙姑娘你真的在这里?刚刚为什么不回应我们呢?”

    “咦,这个男人是谁?”傅君瑜眼尖,一下子注意到她身后的宋青书。

    ---

    新书《陆地键仙》求月票求收藏啊

    

  读修真英格兰,请记好本站的地址:www.feisuwx.org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0][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